乔烨收藏着的那些阴灵对于九婴来说就是大补的能量。

  九大爷每次都被宁溪拿捏得死死的,冷哼一声:“就你事情多!”

  如果不找那什么乔盛,他现在就可以去将那些阴灵一锅端了。

  接着整个人消失在原地。

  “他这是被气走了?”乔清宁发现宁溪这表哥看上去气质很冷酷,性子貌似也有点凶。

  宁溪不在意的摆摆手,“没有,他去盯着你爸了。”

  乔清宁有些尴尬,他有些忐忑的看向乔清奕,自己的亲爹害了二哥的亲爹,这真是够狗血的,他却不想和二哥因为两个爹影响感情。

  但是他也不敢确定二哥怎么想的,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,“二哥!”

  乔清奕失笑:“他们是他们,我们是我们。”

  他伸手像是往常一样揉了揉乔清宁的头发,“我们是永远的好兄弟。”

  弟弟从小就是他带大的,他们之间的兄弟感情谁都影响不了。

  “二哥!”乔清宁感性的抱了抱乔清奕。

  季淮见两人这般兄弟情深有些不是滋味,他们季家之间的争权夺利全是在亲兄弟姐妹之间发生的,包括他曾经死去的兄弟也和他发生过隔阂争斗。

  “我们现在离开吗?”季淮指了指地上的季兰,“我要是将她带走,会不会有麻烦?”

  乔清奕道:“无碍,装作不知道就行了,她消失了管我们什么事呢?”

  谁也没证据季兰的失踪和他们有关。

  “没事就行!”季淮将季兰直接收入到了一个能够装活物的储物空间里。

  宁溪想了想对乔清奕问:“之前不是说先去你院子吗?你怎么会直接来这里了?”

  乔清奕回道:“乔烨来看我,然后就邀请我一起来看母亲,我想着这样更方便你们相看就同意了。”

  “是不是太凑巧了点?”宁溪手指敲了敲茶几。

  乔清奕点点头,“我也觉得太凑巧了,他应该是故意的,可是目的呢?”

  宁溪看了看闭上眼睛睡得安详,哪怕脸色有几分憔悴苍白却依旧美艳的席君瞳,“也许他只是不想你们的母亲死吧。”

  要是再不控制席君瞳体内的蛊虫,她很快就会变成植物人然后死亡。

  乔烨对席君瞳应该是又爱又恨,可最后还是爱占据了上风,所以才故意这样。

  乔清奕叹了口气,乔清宁皱了皱眉,“他那种冷心冷肺的人会吗?”

  听完她母亲的叙述,他现在是彻底的更加讨厌自己的父亲。

  “也许吧,变态之人的思想不是我们能猜度的。”宁溪也拿不准,到底为什么只有乔烨知道。

  宁溪几人坐了一会也跟着离开,乔清宁兄弟则重新安排了后院的事宜。

  她们走后没多久,季兰的侍女突然发现她消失的事情,急急忙忙的跑去了乔烨的院子禀报。

  乔烨刚好收功,对着门往焦急的侍女淡淡的道:“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,这件事不要泄露出去。”

  侍女这才稳了稳心神,“是!”

  乔烨从怀中摸出一个雕刻的小木人,指尖不停的摩挲,自语道:“我怎么舍得你死!”

  若是其他人在此定然能认出来,小人雕刻的容貌和席君瞳一模一样。

  m.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第一纨绔:暗帝,来战!,第一纨绔:暗帝,来战!最新章节,第一纨绔:暗帝,来战!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