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潇然几人都是玄阶修为,战兽也只是玄品,对方只出动了三人就将他们尽数压制。

  一名身穿金衣头戴玉冠的男子随意挥了挥袖子,一道玄力凝聚的罡风袭向水潇然。

  他被这罡风击中倒飞出去,衣襟被罡风割破,收纳袋落在了地上。

  “果然是个弱不禁风的废物。”金袍男子不屑的冷笑一声,“真丢师傅的脸!”

  水潇然脸色发白,已经做好了重重摔在地上的准备,却被一只温暖的手掌托住身子在地上站稳。

  “水美人,你没事吧。”宁溪带着几分关心的问。

  听到这澄澈清透带着关怀的声音,水潇然愤愤不平的心莫名的平静下来,转头微微一笑:“还好,受的伤不算太重!”

  他脸色苍白,唇角沁出一丝鲜血,宁溪眉头皱得更深,“都震出血了,还不重?”

  然后拿出一瓶疗伤的丹药塞到水潇然手里,“吃了!”

  水潇然眼中溢出暖色,不客气的接过瓶子将里面的丹药倒了一颗服用,“多谢!”

  然后准备将剩下的还给宁溪。

  宁溪却摆摆手,“送你了!”

  “我帮你去报仇!”宁溪扶住水潇然的手放开,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,然后径直走向了金衣男子。

  金衣男子见宁溪出现,脸色沉了沉,“你要多管闲事?”

  “地阶修为欺负一个玄阶修为的人,师兄打师弟,你真没品!”

  宁溪上下瞥了瞥金袍男子,“长得倒是人模狗样,做的事情却是丧心病狂。”

  金袍男子没想到宁溪胆子那么大,一来就嘲讽他没品和丧心病狂,“宁溪,不要以为你赢了郁今浩就无敌了,有的人可不是你能招惹的。”

  “识趣的就带着那废物赶快离开,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。”他多少还是有些忌惮宁溪的。

  “有的人?在说你吗?”宁溪挑挑眉:“你倒是不客气一个给我看看?欺负修为比自己弱的人就那么有成就感?”

  “水潇然要是废物,那么收他为徒弟的师傅又是什么?老废物?你们这些所谓的师兄又是什么?废物中的废物?”

  “你还洋洋自得,脑子怎么就那么不好使呢。”宁溪言语间尽是讥讽。

  他身边站着的另一名年轻男子满脸怒色,“你敢骂我师傅是老废物?你找死!”

  宁溪撇撇嘴,“别颠倒黑白好吗?明明是你这位师兄暗喻你们师傅是老废物的,找死的是你师兄,关我屁事。”

  “你!”那男子脸色涨红,完全是气出来的,“我师兄才没有暗喻。”

  “你将这里的人当死的啊!大家可都听到的。”宁溪继续撇嘴。

  年轻男子真想冲上去暴揍宁溪一顿,太讨厌了!

  想要反驳却不知道要如何下口,完全被带了进去,觉得宁溪说的貌似有点道理。

  毕竟水潇然是师傅收的徒弟,要是废物的话,那师傅是什么?

  接着摇摇头,不能再想了。

  金袍男子冷笑一声:“果然口才了得,不知道是谁颠倒黑白!”

  之前见郁今浩兄弟被宁溪言语毒舌刺激,他们还没多大的感触,现在自己被毒舌了,那股怒火就忍不住燃烧起来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第一纨绔:暗帝,来战!,第一纨绔:暗帝,来战!最新章节,第一纨绔:暗帝,来战!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